【天星调良】天星调良公益之内蒙行
发布时间:2017-11-09 来源:崇世爱心基金 作者:崇世基金
天星调良公益丨崇世爱心基金——天星调良公益之内蒙行
 
阴山之美,在于其嶙峋怪绝的奇峰,瘦长削落的绝岭,处处皆为造物之神呕心泣血,引以为傲的鬼神之作!阴山之美,诱得人想起古时沙场与漫天黄沙后傲然挺立的古松,在经风霜摧折后愈发苍翠逼人,阴山下孕育的孩子,如同这古松,饱经磨练却依旧顽强。
 
内蒙古农业大学职业技术学院,就坐落在阴山山脉的脚下。校园占地五千亩,总包含五十六个专业,在校学生八千人。这是一个极其安静的地方,晨光降临之时,树叶翠绿的影子在窗口辉映。这是一个适合研究学术,能够让人沉下心来用读书偷得半日闲的地方。


 
 
【面谈】
我们的面谈和家访活动就在这阴山脚下开展。一些学生因为在北京及附近打工,已经在俱乐部接受过了面谈。尽管如此,我们仍然有十个人需要面谈。听起来不多,但黄阿姨细致的询问使面谈从下午持续到了晚上。对于孩子们的家庭情况她尤为关注,同时也会对兼职工作的学生提供建议和帮助。其中一个细节令我十分感动——她在和孩子们进行长时间的交谈后,总会给他们一个拥抱。被拥抱的女孩子灿烂得笑着,而男孩子们则带着略显羞涩和憨厚的笑容。晚饭时间到了,黄阿姨早早拒绝了学校领导的邀请和孩子们一起来到食堂,和其他人一样挤在窗口点菜。


 

【家访】
内蒙古地域辽阔,有些牧区需要驱车向草原深处连续行驶几天才能到达。经过反复地商讨后,无奈之下,我们放弃了一些相反的路线,最终决定走访六个家庭。
 
第二天的清晨,我们早早起床出发了。昨夜将近凌晨才到达的王蔷女士——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总裁和天星调良公益会长,今日也同我们一同前去。


(驱车前往受访家庭)
 
 
【任同学】
任同学的家里没有房本(房产证),买的时候一栋七十平米的房屋不过五六万元。家里的地种着葵花和玉米,家里就靠着一些最便宜的当季蔬菜过活,馆子都没下过。爸爸在镇上通下水道,加上其他零活,一个月能挣三、四千元左右。妈妈以前擦玻璃,现在在家照顾妹妹,因此失去了收入。


任同学本人在高中的时候就是畜牧兽医专业,大学的时候把所有动物学了个遍,最终选了马术。他知道家中经济不好,便在寒暑假时在学校工作,同时外出打工。尽管工资微薄,但他确坚持要妹妹上一年两万的幼儿园,同时学习口才,拼音识字,画画等多个课外班。他说:“希望她能多学一点东西,能力更强,将来也能过得好一些。”我为之震惊,也深深地被打动了——这是一个经历过苦难和贫穷的大哥哥对于妹妹的殷切期望。在我们临走时,妈妈和姥姥坚持把我们送到路口,并感谢我们给了她家孩子一些阅读的书单。这么说或许会被认为武断,但我想,一个不满足于口腹之欲而把微薄的收入花费在能力培养上的家庭,孩子的未来绝不会坏。



【韩同学】
韩同学是一个孤儿,但是他觉得自己并不孤单。在他一岁时,妈妈突然失联,直到如今也不知去向。7年前,父亲给家养的藏獒看病时被咬伤,没有接种狂犬病疫苗,随之迅速发作去世,年仅46岁。由于妈妈不在身边,爷爷奶奶靠着一个月425元的低保把孙子养大,学费基本由政府负担。爷爷今年已经81岁,奶奶今年75岁,饱受过敏性紫癜和心肌梗死的折磨,每年需要住院一个多月。这位慈祥的老人对我们自豪地说:“我算是把孩子抚养好了。”多少年的辛酸苦辣都不及此时的喜悦和成就。
 
 

韩同学的爸爸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。能干的爸爸不仅当过村主任,还开了石矿供养一家人,韩同学的二叔和三叔也在厂子里上班。三叔家原本较清贫,于是爸爸在家里的房子拆迁后把钱给了三叔家。他对儿子说,一家人就是要互相帮助,绝不能对别人的困难视而不见。这深深地影响着韩同学和这一大家子人。直到爸爸后来去世,三叔每天都来家里照顾奶奶,今年的学费也是三叔和姑姑凑齐的。

 
【乌同学】
乌同学的爸爸是一位做棺材的老手艺匠人,因为所做东西的特殊性,收入并不可观。从爷爷辈流传下来的房子已经三十岁高龄,这两年政府给了一万七翻修,乌同学的爸爸想着省一点是一点,于是装修刷墙全部自己买了材料动手,就连瓷砖都是自己铺的。乌同学是蒙古孩子,今年22岁。目前在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学习钉蹄。这是个很辛苦的活儿,他却学得很开心。在面谈中他介绍自己家里去年种玉米今年种韭菜,因为是第一年,韭菜长不高收成不好,每年挣不到一万元,还好自己去年假期打工挣了4000元,算是给家里减轻了一点负担。这个懂事的孩子让人欣慰。

 
 
【樊同学】
站在樊同学的家门口,我以为自己来到了山西。虽然360°上下颠簸的路途早就让我意识到,这不会是一个多么富裕的家庭。


我们的摄影师扛着机器准备进去拍照,一秒后就捂着鼻子退了出来,浓烟随之而出。我吓了一跳以为失火了,结果只是平常做饭的常见现象。我们只好待在外面和一只浑身雪白的大狗面面相觑,直到浓烟散尽才钻进了山洞里。

 
屋子里倒是很阴凉,墙壁上贴着壁纸,手感是经历了年头的滑腻。顶棚上也同样贴着防潮用的隔离物。据樊同学说他家附近本来也有别的人住着窑洞,后来塌陷了就只能搬到镇子上去住,听得我胆战心惊。这些窑洞都是挖出来的,每次需要加大地方都需要重新挖,安全性可想而知。
 
 
樊同学今年大三,妈妈在餐厅洗碗打工,他自己则在山西大同实习,工资一个月也不过1500元。他所在的马术俱乐部人并不多,从骑马到钉蹄都是这几个新来的实习学生负责,在我们询问他是否有换地方的打算时,他的态度很犹豫。可能对于这个孩子子而言还没做好到大城市闯荡学习的准备吧。



我一开始并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想。直到我看到了他的家——仿佛是原始人类的生存模式,方圆几百米目之所及都不见人烟,已经严重地和现代社会脱节了。我恍惚意识到,这群孩子们并不是不想走出去,只是不知道应不应该走出去而已。他们从小经历的生活环境是如此的与众不同,我们又怎么有权利要求每一个走入新环境的孩子都充满勇气呢?
 

【王同学】
王同学在辽宁沈阳学习,为了赶上我们的面试,他坐了24个小时的火车赶了过来。王同学的爸爸身患牛皮癣,身上的皮肤一直在溃烂,需要不停地吃药,因此无法外出工作。妈妈的身体不好,加上身材矮小也干不了重活。妹妹正在上小学。一家人平常就靠家里的四亩地种植的小米,玉米和土豆的收成,加上打一些零工生活。好在教育局曾经发过一次助学金,按照王同学的情况根据标准补助30000元。


在面谈中他表示,自己在盛京马会当马工,一个月的工资是一千八元。但是父亲每两个月300元的医药费和240元一年的低保金额显然不足以维持生活,家人一开始也并没有打算让他上学。但他却非常珍惜上学的机会,希望能获得我们的帮助。
 


【高同学】
一个患糖尿病的母亲加上一副拐杖,一张床,一架织布机。这就是我们眼里的高同学的家。



高同学的母亲是一位织地毯的女工,身患糖尿病,目前为了正在上学的弟弟在镇上租了房子帮忙做饭。她的脚上有伤,最近开始不得不用拐杖行动。爸爸在家种地,田地比较干旱,收成很差。高同学高中念的就是畜牧专业,现在在马术俱乐部实习,拿着一个月2000元的工资准备做马术教练。高同学的母亲在我们的要求下为我们演示了织地毯的过程:她把一根根羊毛搓成的毛线绕过织布机绷紧如琴弦一般的经线上,下拉,割断,几十条经线都这么做过之后再打纬刀把毛线打平压实,最后用剪刀剪去多余的毛料。整个过程枯燥无聊,但毫无疑问,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。据高同学的妈妈讲,羊毛线等材料都需要他们自己买,一个客厅铺的普通大小的地毯差不多要一年才能完成,也不过能卖一万元左右,去掉成本费就更是少之可怜。

 

【王同学】
在家访过程中,我们临时加了一个资助的学生——王同学。王同学的爸爸因癌症去世,后妈妈也因为抑郁症去世,靠外婆一个人抚养。外婆已经86岁,去年不慎把腿摔伤,还患有脑梗和心绞痛。25岁的哥哥在北京打工,负责测量楼房的玻璃帷幕,一个月能赚4000元左右。
王同学患有先天性急性脑血管疾病,五岁时因为摔伤引发血管破裂,至今,右侧身体仍然感觉不敏锐。他平常的家就是学校,每天就住在有着福尔马林味道的实验室或宿舍,一个月只有600元生活费,每次哥哥询问时却从不说自己缺钱。在谈及现在的情况和将来的打算时,他笑着说实验室卢老师对他很好,自己已经考过了英语四级,目前正打算考研到呼和浩特的本校继续学习。他不无自豪地告诉我们,他很有把握考上研究生。


 
 
很多时候,人们很喜欢看一些讲道理的书籍,以为多看了一些书的自己就能明白更多道理。但是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除非你亲身经历,否则永远也只是“知道”,却并无法“体会”。黄老师曾经对我说过:公益,是没有捷径的。做公益不是为了给对方金钱,而是要传递一种影响,对孩子的未来选择和价值观的影响。我曾经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现在也不敢说完全理解了它。或许,就如同一座美丽而遥远的山峰那样。只有走近,走近,继续走近……最终才可以走进这些孩子的生活和内心,在彼此理解之间达到爱心与善良的传递。只有继续这样走下去,终有一天,我才能称自己为一个公益人士,终有一天,我才能做到无愧于心吧。
 
天星调良公益 刘娟


 
欢迎关注“崇世爱心基金”微信公众号

 
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
OVERSEAS CHINESE CHARITY FOUNDATION OF CHINA

  • 人民币账号
  • 美元账号
  • 港币账号
  • 欧元账号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北新桥三条甲一号 邮编:100007
合作部:010-64053637 传真:010-64063954 电子邮箱:chinaqiaolian@126.com
版权所有 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 京ICP备14040025号